even的小虎牙

二次元痴汉 耽美最大 skam 热爱看书和写文 画画 文豪野犬 刀剑乱舞 魔道祖师 冰上的尤里 高中生

泰亨哇

Vhyung:

我的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真的
不让我活了
嘤嘤嘤
太帅气了

精致到不行

分享Christopher的单曲《Naked》: http://163.fm/DUMkQkHP  (来自@网易云音乐)
  小c的新歌  好听哇

【魔道祖师】薛洋及义城剧情分析

作为一个薛晓粉  真的挺喜欢薛洋的  或许是圆形人物有好有坏  各人的喜好和解读也不同吧

星河河-一条学习河:

逻辑混乱语无伦次毫无文采通篇赘言(将近7k字!第一次写这么多!),但我自己写得爽,没人看就没人看_(:з」∠)_



一点废话:对薛洋的剧情及其性格的一些分析与感想,为了自己以后写文有个大概参考,贴标签抱歉。可能有一些令人不适的描述,洋洋粉慎入。欢迎心平气和的交流讨论。写这篇之前没有看过别人的分析,如果有什么地方雷同请见谅。




大概内容:


【义城剧情】


【延伸的一些想法】


【一点碎碎念】







【义城剧情】


一开始被晓星尘救回时的薛洋是警觉的,是存了杀心的,他对于晓星尘和阿箐都是出于一种小心试探的状态。在知道晓星尘没有认出他后,便把道长当做冤大头,心安理得地接受对方的好意。而后主动提起自己的身份,也是为了探晓星尘的口风(大概这个意思?),大概就是想先反将一军,以免日后道长主动提起夜长梦多,确保自己能安全待在晓星尘身边。


此时的薛洋像一只狼,因受伤而不得不依靠他人(特别还是自己的仇家),但依然存着残忍歹毒的心思(对阿箐的三次试探,初见道长时表现出来的杀心),时刻小心提防(主动询问道长,不让道长碰到自己的手指),在确认无害后将对方当成可以充分利用的人。


晓星尘,对现在的薛洋来说就是一个傻乎乎的老好人,一个能够拿来利用的人,薛洋大概将自己置身事外,带着玩乐戏耍的态度让事情接着发展。


薛洋开始和晓星尘聊天,因为“他口才不错,很会说俏皮话,风趣里带点放肆的市井气”,所以能将纯洁的道长逗笑,这个行为可以看作刷好感度吧。


薛洋是个很聪明的人,懂得如何讨人欢心。


就算这个人,是与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所以薛洋也是一个懂得隐藏情绪,察言观色的人。他能够完美地将自己隐藏在一个俏皮风趣的皮囊下。


刷了一个多月的好感,晓星尘认为薛洋“惯会撒娇卖巧,对年长的人说话就像个弟弟一样,而晓星尘在抱山散人门下时似乎带过师妹师弟,自然而然视他为晚辈”。


薛洋在晓星尘心里的地位已经如同“弟弟,晚辈”一般。


于是,薛洋要开始搞事了。


这里(应该?)到了薛洋被大家槽的第一个点。


他借晓星尘之手,杀死无辜的村民。


一整个村的村民全被当做走尸杀死,晓星尘对此毫不知情,而薛洋则是这一切的幕后推手。


有一段写到阿箐发现有三个村民是眼熟的,他们曾嘲笑晓星尘一行人,那时义城组三人的反应各不相同。也就是那时,他们和薛洋结下了梁子。


薛洋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也许那时他没有被嘲笑,他可能没这个闲心,但他的尊严受到了侵犯,他怎么可能不对这些“罪人”下手?但碍于此时腿脚不便,可可能是担心被晓星尘怀疑,他想出了一箭双雕之计,也就是利用晓星尘报复村民,顺带报复晓星尘。


让晓星尘一次杀光所有人,也许是因为他觉得只杀三个被别人看到会有影响,也许只是他不把那些人的命当回事,觉得他们也应该死(与晓星尘有仇就火烧白雪观,与常慈安有仇就杀人全家),而唆使晓星尘来动手除了自己不便,也可能是顺带报复:你觉得你在行正义之事,但你其实是在屠杀无辜,你所坚持的正义不过是个笑话。


晓星尘知不知道是一回事,他自己看着爽就行了。


在此过程中,薛洋还要装出一副悲痛与害怕的样子,拿捏自己的情绪演给晓星尘听,他的深不可测再次表露无疑。


残忍歹毒,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生命,心机深重,记仇,奸诈狡猾,这是目前为止薛洋给人的印象。


都不是好的。


然而薛洋曾经也是一个天真的小孩,也曾懵懵懂懂,傻傻地相信别人的话。最后却落得断指打骂,也还是没有吃到巴巴盼望的那盘点心。


可以看出这件事对薛洋的人生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以至于直接改变了他的心性与人生的道路,不由得想到同处一屋听故事的魏无羡,都曾是流浪孩童,举目无亲,一个有幸被带回修仙世家,受到疼爱,最终得以同心爱之人携手,一个却忍受屈辱,落得残疾,数年求方终不得。两厢对比,不由令人叹一句造化弄人。


又能看出薛洋嗜甜,小时候天真懵懂,单纯无知,不懂事故。


注意到一个细节:看到薛洋在说到自己被伙计掌掴,碰到常慈安时就不讲了,而在讲这一段是他是“笑吟吟”的,我有点心情复杂,平常人这样应该是带了点心酸自嘲,想要做出一副已经放下了的风淡云轻的样子吧,但薛洋还真不好说,也许这是他联想到自己已经报仇而产生的不自觉的喜悦,也许已经冷漠无情到只将自己当做一个看客。


听了薛洋的故事不久,晓星尘就出门夜猎了,等到天微亮才回来。


他带来了两颗糖。


阿箐看见薛洋“坐在桌边,不知在想什么。”


桌上放着一颗糖。


道长一个盲人,又是大晚上出门夜猎,他要如何去拿到这两颗糖?又是如何维持着天天给他们两人一颗糖?


薛洋又在想什么?


大概不会是感动,说不定还在暗暗鄙视晓星尘的滥好心,但也许就是从此刻起,薛洋的内心发生了一些变化吧。


然后宋岚来了。


中间插了一段薛晓两人关于买菜的小事,薛洋表现出了对道长的一些些体谅,如果他真的不想去买菜,他不会说出真相然后自己出门,而他要和道长玩这个游戏,大概是不损道长两句就不舒服,大概是想方设法为生活增添一些乐趣。总的来说,他们相处的还是挺融洽的(虽然薛洋之前也一直装的很融洽)。


那此时的平静是否也只是表象呢?


阿箐与宋岚的一段对话中,阿箐提到一个点:“以前有一段时间经常猎走尸,现在没了,猎的都是一些阴魂、牲畜作怪什么的。”


这里说明薛洋已经没有再做这种借刀杀人的阴险事了,反而好好地帮助晓星尘夜猎,这多少可以看出薛洋的态度有了一些改变。也许此时的薛洋真的想要收敛起嗜血的一面,努力做一个普通的人,好好待在道长身边吧。


忽然想到曾经看过有人认为如果不是宋岚的出现或者阿箐的帮助,薛洋也许不会露出本性,也不会导致四人最后如此的结局。但我觉得其实不然。就算没有宋岚出现这个情节,薛洋迟早都会露出马脚,就算没有宋岚上门也可能会有别人认出他,虽然可能对晓星尘的伤害没有这么大但结局也不见得会有多好。


接着,宋岚终于与薛洋相遇了,这时作者大大有一段关于薛洋的详细描写:“就像是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冷水,又或是被人从睡梦中扇了一耳光惊醒,薛洋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无比。”梦做的再久终归是要醒的,而叫醒薛洋的又正是宋岚,他所厌恶的人,因此薛洋的反应尤为剧烈。在他看来,宋岚是一定要杀的,在扰乱宋岚心神后他没有选择直接杀死对方,而是再一次使出了撒尸毒粉的伎俩。薛洋不是没有能力杀死宋岚,只是觉得被好友亲手杀死,对宋岚造成的打击会更大,而宋岚越痛苦,他就越开心。这个效果造成的影响是双方的,亲手杀死好友,在这之后也成为了薛洋手里嘲讽晓星尘的另一个筹码。


临走前,薛洋对宋岚说了一句“没你的份”,我认为一是对宋岚的挑衅与炫耀,一是为了给自己吃一颗定心丸:我是赢家,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我和道长的生活了。


而后薛洋教给阿箐对付“说她坏话的臭丫头”的一番话可以看出他的处世态度,你动我一下,我便要百倍千倍偿还。而且薛洋自己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错,反而好像还有点乐在其中。薛洋告诉阿箐这些,也许是不想让阿箐吃亏,重蹈自己的覆辙,除了薛洋想要吓阿箐的恶趣味,这段话还是有带了些劝诫和护短意味的。


这条支线最高潮的部分终于到了,薛洋的身份揭晓,阿箐没瞎的秘密暴露,道长和薛洋要正面对峙了。真是非常非常心疼道长,忽然知道朝夕相处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仇人,疼爱的小姑娘一直骗着自己,被蒙在鼓里的始终只有他自己一个。一夜之间平静的生活全然破碎,薛洋活在一场梦里,晓星尘又何尝不是。


晓星尘与宋岚真的很像,他们太过执着,本来两人都有绝好的机会能够杀掉薛洋,但他们偏要追根究底,把事情问个清楚才肯罢手,结果越拖越处于劣势,最终身死他手。


最后两人摊牌,在刚开始的时候薛洋是带了一点游刃有余的感觉,他有无数筹码,所以自信自己会赢,而他刚开始还没有想要和晓星尘翻脸走到这一步,反而把自己最隐秘的伤口和盘托出,此时薛洋大概还是想为自己赚一点同情分,并且试探晓星尘对于这个故事的反应。


晓星尘听完薛洋的故事,“不可置信”地质问为何要灭常氏满门。这里非常明显地看出晓星尘与薛洋想法的不同。晓星尘对于常慈安这等恶人,自然不会一味替他说好话,于是他能说出“砍掉他一条手臂也好”这种话,但他单纯地认为事情如此就能结束,以一换一便能使事情得到平息,薛洋与常氏结下的仇便能得报。


但是他没有想过,常氏虽然不大,但好歹还是有人的,而薛洋孤身一人游走于世,如何保证常氏不会因此报复?若是薛洋因为一时心软留下活口,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薛洋,甚至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另外从薛洋“竟然认真地想了想,仿佛觉得他的质问很奇怪”这一举动也能看出两人思想观念的差异。薛洋从来没考虑过这种问题,因为他并没有把别人的性命放在眼里,也没有人告诉他这样做对不对。他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正确的价值观,只是凭着自己的想法,随着自己的性子去做这些事罢了。


看来抱山散人要求徒弟们不许下山的决定真的是明智的,这些徒弟在不知名的仙山上修行,不问世事,学的都是大道,读的都是圣贤书,哪里接触过红尘,了解过人世险恶?就像晓星尘,思想太过理想化,认为自己能够创造出一片桃花源。他属于绝对的“善”,遇到薛洋这样的极“恶”之人,自然满盘皆输。


晓星尘开始质问薛洋为何要屠白雪观,波及宋岚,而薛洋并没有正面回答,反问晓星尘为何多管闲事。虽然薛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从他因为三个嘲笑他们的村民便能屠一整个村(也许是这个原因)来看,薛洋的报复方式便是无差别攻击。只要是与他仇人有关系的人,一律都要死。


薛洋是个聪明人,他看别人的问题能够看得透彻,他能一针见血地对晓星尘说出“从一开始,这件事就是你错了,你不应该插手旁人是非恩怨,谁是谁非,恩多怨多,外人说得清吗?或者你根本就不应该下山。你师尊多聪明啊,你为什么不听她的好好待在山上修仙问道?搞不懂这世界上的事,你就不要入世!”这种话,说明他能清楚准确地看出晓星尘的性格不足之处,但一旦是与他自己有关的事,他却总是无法冷静克制的对待。他固执地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对的,总是不愿去直面真正的现实。


听了薛洋的辩驳,晓星尘忍无可忍地斥责他“太令人恶心了”,而“听到这一句,薛洋眼中那道已许久不曾流露的凶光,重新出现了。”如果说之前的一切只是薛洋的忍耐与对于自己行为的辩解,那么他从此处开始彻底扯掉了面具,开始想要伤害晓星尘了。晓星尘这一句话,也许让他认为晓星尘始终是在厌恶自己,也许是让他感觉被最依赖的人伤害,也许是他感觉这些年与晓星尘的相处被否定,循着本能,他开始想要不顾一切伤害回去。


他亲手毁掉了晓星尘所有的信仰。


快写不下去了。宋岚与晓星尘相见这一段看一次哭一次,作者的文字字字锥心,字里行间透露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绝望,薛洋的大笑和道长的崩溃痛哭交织在一起,真是讽刺又疯狂。


能令晓星尘展露笑颜的,自始至终都是那个俏皮活泼,爱撒娇吃糖的无名少年,而不是他薛洋。


薛洋杀死宋岚,将其炼制成凶尸,与晓星尘撕破脸,不过是短短两天之内的事。他选择把宋岚炼制成凶尸,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将其当成筹码,做好最坏的打算。


此时的薛洋,既报当时金麟台之仇,又把他向来看不起的“正义”踩在脚下,还有一个,也许这还是他自己认为的,对于“背叛”了他的人的一种“惩罚”。


明月清风,正直温柔如晓星尘,生命的最后时刻,只能跪在地上,听自己的仇人嘲笑自己,痛苦呜咽“饶了我吧”。


晓星尘这句话,是对薛洋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对他来说,活着已经没有任何理由了。


作为道长粉我真的要哭昏了……道长一生与人为善,他没有伤害任何人啊,为什么全书最为落魄结局最为凄惨的是他呢?


剧情如果到这里结束,也许读者对薛洋的感情会是比较一致的厌恶,但是作为作者塑造的一个圆形角色,薛洋在这之后表现出了与之前的凶残截然不同的一面,我想他的表现也是让cp粉含泪吃下这对cp的一个重要原因。


薛洋之后的一系列动作和语言都很值得玩味,但是太多我就不贴了。大概分析一下。


反观整个撕逼的过程,薛洋的所作所为,一开始还比较正常,剧情也还是比较平静的,无非是两人对于自己观念的阐述。但是道长一句“恶心”触发了薛洋心里的怒火,他开始不受控制地把一切能够伤害到对方的都拿上台面明说,这些都是他的泄愤之举,是他在被触怒下的自我保护措施,而且到后来两个人情绪都崩溃了,他开始口不择言,享受着伤害别人的快感。


可他没有想过这样的后果,更是绝对没有想过晓星尘会自杀,他觉得“宋岚的凶尸在为他保驾护航,晓星尘不可能再拿得动剑。”他认为摧毁了晓星尘的一切,晓星尘就只能永远和他在一起(到底怎么想的……),他认为要想把晓星尘真正拉到自己身边,让晓星尘心甘情愿地接受他,就应该把晓星尘变成像他一样的人,他就能够永远享受着快乐与晓星尘的关心。


但是他忘记了,士可杀,不可辱。对晓星尘这样的人更是如此。他宁愿自刎也肯定不会苟活于人世,忍受薛洋的羞辱。薛洋当然想不到晓星尘会死,还是自杀。也许在他看来,人们在他面前都应该是苦苦求饶,求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命的。所以他寻魂无果,最终选择蒙眼负剑,甘心留在义城扮作晓星尘,大概除了自欺欺人,给自己一个“晓星尘还在”的心理安慰以外,还想感受晓星尘曾经所过的生活,弄清晓星尘到底是怎么想的吧。


在之前与晓星尘和阿箐共同生活的几年中,薛洋也许从未仔细想过自己的处境,自己对晓星尘抱有怎样的感情。他认为自己是讨厌晓星尘的,是把晓星尘当做一个利用对象,复仇对象的。但其实在不知不觉中,他早已将晓星尘当做一个可以依赖信任,一个可以向他放下伪装,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耍泼的人。晓星尘对薛洋像一个长辈,他让薛洋可以感觉自己是被关心,被爱着的。


在薛洋心里,这种爱已经超过了恨,只是他自己看不见,也不愿承认而已。


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在我看来,薛洋对晓星尘的感情不是单单用一个“爱”或“恨”就能概括的,薛洋的感情,有对晓星尘“自诩正义之士,满嘴仁义道德,老是不切实际想着匡扶正义,帮尽天下”的厌恶痛恨不屑,也有对晓星尘给予了他从未有过的温暖与信任的感激依赖和爱。这些感情交织在一起,令薛洋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令他深深伤害了晓星尘,也伤害了自己,最终他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情感,意识到他对晓星尘的“爱”已经超过了“恨”,却已为时太晚。薛洋对晓星尘的感情肯定还远远不止这些,但他永远都没有办法告诉晓星尘了。


最后那颗糖,就是薛洋的一个心理寄托,这颗糖是道长留给他的,也是他所能抓住的最后一丝温柔。


那颗糖,他选择了攥在左手。


都是他内心最隐秘的痛。




【延伸的一些想法】


如果薛洋七岁时遇到晓星尘,这一切悲剧也许不会发生。七岁的他如此天真,对一切善恶都充满信任,从那时开始好好教导他,可能会让他从善良美好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可能他性格中潜在的这种“恶”就不会通过如此惨痛的方式被彻底地激发出来。也许他对所谓“正义之士”的厌恶反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说什么救济天下,我需要帮助时你们在哪里?


注意到秀秀在描写薛洋这个角色时,用的形容词几乎都是“小流氓”、“阴险”、“歹毒”这类很负面的词语,而在叙述他的悲惨身世,看见晓星尘死时的反应时几乎没有用到形容词。我个人认为这样容易给读者对薛洋的一种定性,让对于剧情没有深究,没有去仔细分析过的人在提到薛洋时会不自觉地使用这些“官方盖章”的词语,而不会去自己想一些比较正面的词语。这样也容易造成部分读者对薛洋的反感。不过既然作者大大自己都说“写薛洋相关段落的时候要把心理调整到最恶毒阴暗的状态”,那我也没啥好说的了_(:з」∠)_






【一点碎碎念】


这些东西在脑袋里盘旋了好久,磨磨蹭蹭写了三四天终于把它们写完了。


全程感觉像在做阅读理解,只是越做越心情沉重……


薛晓和双道长都吃,不管是哪个,都是我这么多年(……)见过最虐的cp,真是虐的晚上觉都睡不好,满脑子就想着他们。为他们写文的初衷就是一是希望他们能拥有在原书里没能得到的幸福,二是想借文表达自己对于他们之间一些问题的看法。


讲到这里想唠嗑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就是关于洋粉黑和薛晓cp粉黑(虽然没人看但我就是想说)。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更何况是看待千变万化的人类。人性本就复杂,你因为缺点当黑也好,我因为萌点当粉也罢,何必争论不休伤了感情,强求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最后弄的两败俱伤?只希望粉黑都能口下留情,尊重一下别人的看法。整天吵来吵去真的挺累,伤脑子还掉头发(。


作为魔道原作中最大的反派,金光瑶干的见不得光的事情比薛洋更多,他的所做所为更为残忍歹毒,甚至可以说造成道长惨死是因为他的疏忽造成的。但是很奇怪,我所看见的瑶黑寥寥无几,大家都亲切地叫着“瑶妹”,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对薛洋口诛笔伐,顺带抨击鄙视洋粉?因为对金光瑶做过的恶事被一笔带过所以觉得无关痛痒吗?还是因为他的反派boss身份与身高形成所谓反差萌而选择对他的黑暗面视而不见?那薛洋一个恶棍喜欢吃糖也很可爱啊不是吗?


最后贴一下薛晓同人歌《草木》中印象最深的两段歌词:


就像是寒冷冬夜突然拥抱太阳
又像跋涉时找到方向
或者是 撕裂黑暗一束光芒
只因不曾拥有所以才紧紧不放
只为这一抹微光 半生流放
徒然续梦只是假装


也曾是少年郎 也曾神采飞扬
也曾沐浴着炫目的阳光
不曾想那时祸从天降
碾断天真少年所有善良
不曾想再见受重伤
蛰伏着诡计化作伪装
憧憬微光 飞蛾扑火贪恋且痴狂










悄悄打个薛晓tag





谢谢有耐心读到这里的你,情人节还没到,提前给你表个白♥

  九条轮大大的这个系列的忘羡真的是超棒啊  (ฅ>ω<*ฅ)

   画得好棒哇  萌死了

缺爱的鼠君mory:

看完skam想谈恋爱XD

沉迷于塔塔的男色❤


二刷后被一些小细节感动哇(ฅ>ω<*ฅ)